宁木debak=limx→0 1/x

故事假使短过这五月落霞

【金幻金】你所期待的世界

【金幻金】你所期待的世界
*三人联文
依次为:@我自己 @衣衣永远是你爹  @一朵王凉茶🌸
————————
首先是我的部分
 
“参赛者金,恭喜你成为了本次大赛的最终获胜者。”在一片混沌中,创世神不带感情的声音响起。
金面对着这不知何物的混沌没有说话。
“请问你选择的奖励是?”
“你能让所有的参赛者复活吗?”
“根据大赛规则,复活参赛者是被禁止的行为……”
“那么,请给我让所有参赛者达成愿望的力量。”
“啧,麻烦的小鬼。”神的声音中带了一丝不耐烦的意味,“不过这个要求我倒是可以满足你……”

金花了很长的时间去理解自己获得的奖励。创世神任性到拒绝直接帮助参赛者达成愿望。他只让金可以穿梭于各个时空并且干预世界走向。如此一来,这世界就和可以存档的游戏一样,金围绕着这条世界线的主人公进行操作以达到HE结局。存档,读档,通关。
游戏的难度不定,有的时候金所做的只是帮着安特送出一个棒棒糖,而有的时候则是要助力鬼狐天冲发展鬼天盟登上人生巅峰,参赛者的愿望各式各样,金游走于各个世界间去实现这些未尽的愿望。
而在帮助某人实现愿望时总免不了伤害其他人,金到底是心底柔软的孩子,总是在心里默默道歉,心里想着反正在下一个世界里这位箭下之鬼又会变成人生赢家。就这样,有了无限次重复的机会之后点点滴滴的得失不再重要,就连曾经让金无法接受的同伴的离开也不再使他触动。不过他每次还是愧疚地想着下一次给凯莉多买几个小甜点,给格瑞批发几箱牛奶……至于紫堂幻,金还没想到怎么去补偿他。不过这都没有问题,金想着,他有无限次重新改正的机会,他可以用无限的方法补偿自己的朋友。
既然他拥有无限重复的机会,那么一切都来得及,一切都能够变为他想要的样子。
金列了长长的名单,上边记录了每一位参赛者的名字,每让一个参赛者达成愿望金就划掉一个。可勾勾画画很多次之后名单上却只剩下一个名字——紫堂幻。
发觉这个事实的金慌张了起来,他从来没有想过以何种方式去补偿紫堂幻在这之前无数个世界中经受的苦难,他想要去实现紫堂幻的愿望,甚至去打造紫堂幻需要的世界,可是,在这个长长的故事的最后,金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去实现紫堂幻的愿望——或者说,他不知道紫堂幻到底想要什么。
所有人都追寻着某种东西,凹凸大赛的参赛者对自己内心渴求的执念更是可怕——如果不是这样,他们也不会来参加这样荒唐的比赛了。金的心底干净的像一面镜子,因此他很容易看出人们到底需要什么。这荒唐比赛的参赛者们都如同流星般短暂而热烈地证明着自己的存在,这些喧嚣的星辰在金的睡梦中挣扎嘶吼,向他诉说着自己未尽的渴望。他无法拒绝这些星辰的诉求,可是,当他安抚了所有挣扎的灵魂,他黑色的睡眠中却有一颗黯淡却不容忽视的星星向他眨眼,无声地诉说未知的渴求。
“紫堂……幻……”
在这之前的所有世界中,紫堂幻都在不经意的地方失掉了自己的生命,从没能够参加任何故事的最终结局。
在这些故事的开头,他开心吗?金茫然地问自己这个问题,他不知道答案。紫堂幻总是一个最安静,最不起眼的角色,他的情绪大多数时候也不为人所知,就像一颗角落里的星辰,只有在耀眼的星星消失之后才能被注意。
这可麻烦了,坐在树下的金咬着笔尖盯着名单上的名字。
……
在帮助安特实现愿望的时候金险些被大天使长的几何体砸中,而追着金过来的紫堂幻推开了他自己却被误伤回收。
在帮助卡米尔的过程中紫堂幻帮腹背受敌的金挡下一击死去。
在某一次无果而终的旅程中紫堂幻掉队中了埋伏……
在……

金在自己不太清晰的脑海中搜索着至今以来自己同紫堂幻的遭遇,他的脑海中重复着紫堂幻一遍遍死亡时候的神情。是悲伤的吗?是痛苦的吗?在那神色晦暗的蓝绿色眼瞳中金看不出什么情感。
啊呀……真是太麻烦了,金急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紫堂幻……这家伙到底想要什么啊!
“金?你原来在这里吗?”有人在叫他。
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比赛中,这是和紫堂幻组队的第二个月。
“诶嘿嘿,”金笑着挠头,“刚刚看到这里有个很奇怪的怪物就追过来了。”
“我说你也不要到处乱跑啊……”紫堂幻无奈地叹气摇头。
“我这不是没有事吗哈哈哈……”金揽过紫堂幻的肩膀搪塞了过去。
他知道紫堂幻在担心什么,凹凸大赛预赛即将结束,虽然紫堂幻终于学会了使用召唤师的技能让两人小队的积分得以进入前一百名,那些排名在百名附近徘徊的掠食者们却在这个时分近乎疯狂,如果不小心翼翼一点的话结局只有一命归西。
金跟着紫堂幻回到参赛者们的休息区,在这路上他打量着刚刚待着的那片林子。如果没有记错,就是在这个地方紫堂幻为了救助不慎落入陷阱的金送了命,这样想着,金小心地绕过了脚边的草丛。他侧着头看紫堂幻的表情,温和平静,眼中神色看不分明……真糟糕,金的脑子又陷入了一片混乱,他喃喃着问。
“紫堂幻,你到底想要什么呢?”
“金?”
“啊啊,”金笑着摆摆手,“我一直很好奇紫堂到底为什么要参加凹凸大赛呢?”
“为了变得更强?”紫堂幻一副疑惑的神色。
金知道这个理由连紫堂幻自己都不会相信的。
“嗯……”幻低头做出思考的样子,“我也不知道啊,但是,我觉得现在过着的生活真是太好了。”
他笑着。
那个日子的天气让金想起了登格鲁星短暂的春季,风中带着湿润的香味,阳光柔和得恰到好处。

这段对话发生在上一个世界。
在这段对话结束的时分他们又遭遇了掠食者的埋伏,紫堂幻帮金挡了对方的一击。
短暂的春日结束了。
在创世神处中转去往另一条世界线的时候,那个看不清面容的神明无奈地抱怨着:
“你这也太快了一点吧,上次至少是一年,这次才两个月。”
金没有接他的话,他皱着眉头沉思着。
创世神似乎觉得有些尴尬,干咳两声之后拍拍金的肩膀。“喂,想什么呢?”
“你说……”金开口回答,“这世上有没有什么永远不可能改变的东西?”
创世神愣了愣,信口开河道:“当然啊,我就是那种千秋不变永……恒……的……”他说不下去了,面前金的眼神看的他发毛。
“呃……虽然我是不变的,我却不能左右这些个瞬息万变的世界啊?”创世神辩解着,“所以你的同伴一直重复的意外死亡和我是不可能有关系的,对吧哈哈哈……”
金没再说话,他闭上眼去了凹凸大赛开赛的那一天,他将在那里遇见紫堂幻,然后和他搭话,组队,赢得大赛。
——————————
@衣衣永远是你爹 衣衣的部分
金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大厅之内。裁判球们有的在操控程序,有的边跑边叫着下达指令,场面显得有些混乱。金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头看向天花板。果然原本好好的天花板上被不明物体撞了一个大洞,洞的正下方一艘已经被撞击到报废的飞船被许多看热闹的参赛者们围了个水泄不通。金认识那艘飞船,也记得这个混乱的场面。
可惜那时的金,还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对这一切都感到好奇,甚至带有一丝无知者无畏的意味。而此时经历了无数生离死别的他,已经在那个残酷的赛场上长大了。
正当金回忆的当头,一只铁角兽甩着尾巴从他面前跑过,后面还追着紫发的戴圆镜框的少年。“拜托,铁角兽,快接受契约啊!拜托,千万别伤到参赛者……”一边追着,这少年还一边在嘴里嘟囔着什么。
金突然反应过来,他回想起自己重新回到这赛场上的意义:拯救他的朋友紫堂幻,别再让他因为自己而受伤了。
此时的金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计划。既然每次紫堂幻的死因都是因为自己,那如果紫堂幻没有遇到自己呢?是否他就可以好好活着,再也不会因为自己而命丧黄泉?金没有像第一次那样冲过去吸引铁角兽的注意,他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身边很快有了很多观众,但和金不一样的是,那些参赛者们全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
小斯巴达也不停在铁角兽身边跳跃着,试图吸引它,阻止它的破坏行径。但很可惜,在体型巨大的铁角兽面前,小斯巴达无论是体积还是力量,都显得那样微不足道。
铁角兽很快将大厅搅得一锅粥,众参赛者们虽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人肯上前相救。再这样下去,就算铁角兽伤不到参赛者,如果对大厅造成如此大的破坏的话,紫堂幻本就少得可怜的积分可能就保不住了。该怎么办呢?金思考着。如果贸然出击,不仅会造成更大伤害,更有可能误伤紫堂;但如果继续等着,当然是下下策,而且金的良心也不允许自己对这种事坐视不管,更何况紫堂是他的……朋友。
朋友?金不禁为这关系打了一个问号。但此时显然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他跑了起来,目标是大厅出口。
果然,铁角兽虽然体形庞大,但智商几乎为零。它看到奔跑着的金,就像黄鼠狼看到了鸡腿,立马转身追向金。
紫堂大叫了一声不好,要是铁角兽袭击了参赛者的话,作为召唤师的自己,将会被扣除大量积分。自己的排名本就靠后,要是再出点意外,两个月后等待着自己的将会是被回收的命运。他叫上小斯巴达,也转身追了出去。但是铁角兽一跑到室外就变得飞快,紫堂和它的距离越来越远。
其实原因是金跑得快。他回头看了一眼,见紫堂已被拉开一段距离,便一记矢量冲击,炸了这头倒霉的铁角兽。
“果然变成神使后,技能用起来也顺手多了啊!”金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这一片被炸倒的树丛。正想着要不要在另一个时空里好好保护这几棵无辜的树时,紫堂已经闻声赶来了。
“不行我要赶紧走了,被紫堂看到的话会被记住长相的吧?”金左右看了看,见右手边有一小片草丛被烧得漆黑,但躲一下还是没问题的,于是赶忙藏进草丛中。
“奇怪,明明看到这里有技能被发动,却没看到是谁。没法当面感谢一下真是遗憾啊。”三只小斯巴达也点着头同意紫堂的话。
“不过我们终于得救了……”
在紫堂转身离开的时候,金看着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背影,不禁想起在另一个世界里自己和紫堂的故事。也不记得是要给那位参赛者实现愿望,只记得他与紫堂并肩作战,一切都是那么地默契。就在胜利前夕,他和紫堂两个人在峡谷里支起帐篷,约定好轮流守夜。金躺下,久久不能入睡,他在想自己做的这一切是否有意义。就算每个参赛者都在属于他们的时空里实现了愿望,但现实就是:他们全都失去了生命,带着遗憾离场了。但看到他们的笑靥,金也会由衷地为他们高兴,这一切似乎又是有意义的。正当金翻来覆去思考的时候,紫堂猫着腰走近了帐篷。
金马上闭上眼睛装睡,他不想要紫堂担心自己失眠。
紫堂显然是进来找点水喝,因为金听到了杯子和水的响声。紧接着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再接着,金听到了紫堂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声音很轻很轻,就像是害怕吵醒熟睡的婴儿。
紧接着,金的嘴唇上被贴上了什么东西。他兀地睁眼,眼前却是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脸上有发丝拂过几缕,有些痒痒的。还没等金反应过来,这一切触觉都消失了。一共也就持续了两三秒的时间。
听到紫堂出了帐篷,反应迟钝的金才意识到刚才发生的一切:紫堂幻趁金睡着,偷偷吻了他。
那蜻蜓点水般的吻,却在金的心里掀起了波澜。他回想起每一次紫堂的死因:为了救自己,为了替自己挡下袭击,为了让自己活下去……每次都一样。
“你这个傻孩子……”金蹲在草丛中,对着紫堂的背影轻轻地说。

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里,金都暗中帮助紫堂幻。
在被其他参赛者袭击时,在远处扔一个矢量箭头……
在被鬼天盟蛊惑时,穿着鬼天盟的黑袍戴着鬼天盟的面具当面戳穿鬼狐天冲的谎言……
在刷怪赚积分时,将难打的怪先折磨得半生不死然后扔在紫堂必经的路上……
在努力地想和幻影龙蜥生成契约时,暗中引导紫堂成为合格的召唤师……
两个月的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就到了回收之日。紫堂在金的保护和自己的努力下,积分成功进入了前一百名。他激动地和小斯巴达们一起欢呼。
金就站在紫堂不远的身后,看着眼前的场景,又一次微笑了。
————————
@一朵王凉茶🌸 凉茶的部分
“那么,到目前为止就顺利通过了大赛的第一阶段,终于可以脱下这烦人的面具了——我可还是接受不了将自己真实的样子隐藏起来的这种东西啊……”说罢,金便把那用来伪装自己身份的面具摘了下来——这些天他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亲自做了一个面具——上面刻着向日葵花的图案——他最喜欢的花。
这时,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你好。”
那是紫堂幻的声音。
金赶忙重新戴上了面具。然后沉默的转过身像是当紫堂幻不存在一样打算就此擦肩而归。
但事情还是没如金所愿,紫堂幻攥住了金的衣袖,金转过头便对上那一对从过去到未来再到现在都一样温柔的湖绿色眼眸。
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了上来,让金这样一个曾经在原本世界的大赛赢家都有点不知所措。那双眼睛幻化成一群光,一汪好似把世间的全部美好事物都包罗其中的流光溢彩。

“紫堂紫堂!看这是什么!送你的~喜欢吗?”
“这是…………海鲜?!这要不少积分吧?!”
“嘿嘿,是的。”
“金你这人啊……要学会节俭,别把重要的积分浪费到无用的我身上。”
“说什么呢,我们可是朋友啊!来紫堂,张大嘴——”
“你啊………………”

“紫堂紫堂!”
“那个……金。”
“嗯?”
“你以后唤我……幻或者阿幻就好了。”
“可我觉得还是叫紫堂顺口一点啊。”
“那就…………随你?毕竟你喜欢就好。”

“金,你说我真的能,活着走出凹凸大赛吗?”
“肯定能。”
“但是我……我真的好害怕。”
“没关系紫堂!我确信,我,你,我们,我们大家都能活着走出这场大赛!”
“真的吗?”
“真的!我敢打包票!况且我可是金,从不食言!所以紫堂,相信我吧。”
“……嗯!我相信你!”

“金,活下去。”
答应我,活下去。
拜托了。

——从很早以前开始,我就只是会说些冠冕堂皇的漂亮话而已。

紫堂幻看眼前的这个戴面具的奇怪的人许久都没有反应,这才发现自己正很失礼的攥着人家的衣服便很抱歉的松开并连声道歉。

——久而久之连我自己都相信了。

“真……真的非常抱歉!只是想跟您道谢!”紫堂幻说。“一直以来承蒙您的照顾。我是知道的,知道是您一直在帮助我,不然以我的能力肯定进不了前一百。”
“……其实我也没——”
金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紫堂幻给打断了:
“大厅的那次,野外遇敌的那几次,识破鬼狐天冲阴谋的那次……除了这些还有种种类似的事。我知道,是您帮我的对吧。”
两人都没再说话。在他们身后,失败的参赛者的灵魂化为那片片发着耀眼白光的光玉缓缓上升。没有悲鸣、不甘、气恼,——很多人都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渐渐消逝直到化为这不计可数的光玉的其中一员,飘去了不知名的地方,年轻的生命就此陨落。一时间,万籁俱寂。显得既美丽又残酷。

——这一次,我们就像以前那样就好了。你相信着我我也信任着你。相信我,一切都会就此了结。我的爱人啊,即便这次你不认识我,可是那一幕幕曾经的记忆此刻都在我的脑海里全都放映了一遍,似乎正迫不及待的告诉我这个笨蛋其实有那么的爱你。

“也只是有些闲心罢了。”金终于开口。“不过以后的路,还是要靠你自己走。”
“答应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活下去。”
紫堂幻一怔,随后脸上绽出了微笑:“嗯,就算您不说,我也会的。”
金点头,然后向前走了几步。
“等等,那个,请问能……交个朋友吗?”
金没有回答,这时一阵狂风刮过。
风止,待紫堂幻睁开眼。原本金所在的地方已空无一人,只有那橙黄色的黄昏,此刻那个令人在意的人没有了,没有进前一百名的参赛者也全都消失了,留下的只有那浮着橙黄色云的鹅黄色天空,和那火红的西沉的太阳。
太阳逐渐落山了。

——我们一直都是朋友。

紫堂幻没有辜负金的期待。甚至在自己的努力下挤进了前十名,明明在这只剩下强者的世界里连基本的生存也已经是幻想,紫堂幻却能从逆境里反转直奔而上客服了不少甚至实力比他强的对手站在了第十名的宝座上。
而金也保持在前三。他想,聪明如紫堂幻所以他肯定猜到了自己真实的身份,毕竟强大也代表着惹眼,大家都再清楚不过金的原力技能是“矢量箭头”——那日在大厅内救下紫堂幻的时候正是使用了技能——即便隐藏的再好,也瞒不过在各个世界朝夕相处的伙伴。
金成为第一那天,他身负重伤,他双眼无神的坐在了地上大喘着气,汩汩鲜血从他的胸口涌出,那一击虽然躲开了不至于致命但也是受了重伤,五脏六腑都在颤抖着。在恍惚间,他眼前模糊的出现了一抹湖绿,他勾勒起紫堂幻那较瘦的脸、那经常带有几分阴郁的眉、那精致的五官……最后是嘴巴,他为他添上了一抹微笑——他最喜欢看到他笑着的样子。
他盼望,他到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紫堂……”他喃喃自语着,眼泪在这么多天第一次流淌下来,“等我。”

紫堂幻最后还是死了。
被对手打败,对方虽然并没有太下狠手,但也足够夺取他的性命了。
临死前,金去见了紫堂幻一面。紫堂幻挣扎着抬起那满是血的脸,他的眼镜早已经在战斗开始后不久因为疏忽被打出到了老远的地方摔得四分五裂。似海的蓝和似绿的湖就此毫无障碍的对视着,后者在看到他后了然一笑:“这是,第一次正式见面吧?”
金什么也没说,默默的蹲下让紫堂枕在他的膝上,他用手为他拂干净脸上的鲜血。
“真是可惜啊…………”
“嗯,你差点就赢——”
“我不是说这个可惜。”
紫堂幻正温柔地注视着他。
“我是说,可惜我们不能早一点认识。”
金颤抖了起来。
“如果,如果有机会的话,我真想早点认识你,跟你成为朋友,一起并肩作战……哪怕最后输了,也不愧交到你这样好的朋友。可能你会觉得我荒谬,我也不知道我哪里来的感觉,就是觉得你,是个很好很赞的朋友。”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那样的慢,漫长到金怕他还未说完就已经彻底消逝了。
“…………加油。”
“…………嗯!”
金贴上了紫堂幻的唇,那是个短暂但又漫长的吻。只持续了几秒,但却用尽了一个人的生命。
最后,又只剩下了最后一人。
他嚎啕大哭。哭得像一个失去自己心爱玩具的小孩一样。谁能想到,一个在弱肉强食的凹凸大赛赢得了两次胜利的人,一个经历了无数次轮回的人,又一次的在自己爱人消失后露出自己最脆弱的一面,把最后的感情全部毫无保留的给了自己的爱人。

紫堂,多笑一点吧!
虽然笑很重要,但是有时候适当的发泄压在自己心底里的坏情绪也并不是件坏事,相反还是一种解脱。想笑就放声大笑,实在受不了就放声大哭,做一个这样能笑就笑能哭就哭的人,未尝不是件美事?

金又一次站在了创世神面前,他沉默着却带着微笑与之前看似判若两人,但是他自己再清楚不过,他还是原来的那个金。
“难以置信。你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创世神欣喜着说。
“不仅真的实现了自己的愿望,还再一次的赢得了大赛。你像是为了创造奇迹而生!甚至你也可以成为神——成为我的一部分,那会让我拥有更强的力量……我只是说说而已,不会真的——”
“那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创世神诧异地看向金,但金只是一味微笑着,眼神那么的坚定。
“如果你不想答应这笔交易的话,不是还有个第一名的愿望吗——那我就要使用愿望,让你答应这笔交易。”
一阵沉默后,创世神大笑了起来,笑得仿若整个空间都在颤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啊,我竟然会栽在你这一个小毛孩手里哈哈哈。愉悦,真是愉悦!好,我就答应你!那么,请说出你的要求吧,这笔交易,你想获得什么。”
“我想…………”
“我想紫堂,紫堂幻他可以复活,并在他心目中最理想的世界里活下去,幸福美满的活下去。”
金笑了起来,“后者是我成为第一名的愿望,前者…………我以我的灵魂换一条命,应该是笔公平的交易。”

紫堂,答应我,活下去。

金失去了意识,他感到极为的痛苦,似乎有无数的小手正拼命的撕扯着他的心脏腐蚀着他的一切情感最后与他的灵魂化为了一体。
他没有悲伤,没有狂喜,一切情感都不再有。
他彻底的失去了意识,融入一片虚无的空间。
————我爱你。

金是被那阳光给照醒的,他发觉他躺在一片草丛里,身边都是各种各样的幻兽甚至在他头顶也正趴着一只。
他一时间停止了思考。心中的疑惑顿时涌出。
“喂——金你醒了——”
他抬起头,看见的是领着斯巴达队朝他走过来的紫堂幻——他似乎年龄大了些,轮廓更深了,稍长的头发扎起了一个小辫随意的别在颈部。
他走了过去,速度越来越快直到变为跑扑向紫堂幻并把他按在了怀里给了他一个熊抱,在确实了触感和体温的时候他才相信这一切并不是他的幻想,而是真实的。
“怎么了这么突然。”
“没事。”金笑嘻嘻地说,却没有放开紫堂幻,“只是觉得你回来了,真好。”
那天晚上,他们一坐坐到了夜幕降临,头顶着的是万千繁星身旁坐的是彼此最爱的人。夜风拂过一切带来一丝凉意。灵兽们似乎都已经睡了,远处遍山的向日葵花也垂下脑袋歇息了,等明儿太阳一出来精神饱满的灵兽会继续在这片岛屿上玩耍着胡闹着,向日葵又会仰起头面向着太阳的方向。
远处海浪拍打着近岸,奏出一曲缠绵着的情歌。
远处天边划过一颗流星。就在这时,金问紫堂幻:“紫堂,能说说你心目中最理想的世界吗?”
“这就是我最理想的世界。”紫堂幻回答,听起来既幸福又为此感到骄傲。“有这片种满向日葵的小岛,有自己最忠诚的灵兽…………还有……”他羞涩一笑,“最重要的是,还有你。”
那一刻,金明白了一切。他更加用力握紧紫堂幻的手,把他的整个世界在指尖牢牢抓牢着。
此刻除了满腔的幸福,还有什么呢?

神有许多个玻璃球,一个玻璃球代表着一个世界。各色的玻璃球排列在柜子上,如今的登格鲁星已变为了彩色,金像当初来凹凸大赛之前所承诺的一样给了登格鲁星自由和应得的幸福——他是神的一部分——拥有至上力量的神。
神最近,经常把目光放在一个玻璃球上——那是一个主色为黄与绿玻璃球,玻璃球内,是两个拥有无上幸福的人。
fin

评论(11)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