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木debak

美酒和咖啡其实都是水

【沉思】

三千单衫杏子红:

没有人拿刀逼着你、顶着你的玻璃心的心口,逼你看文。


想起一个旧事,写推文帖的时候,有人转发评论:好几篇板上钉钉是雷文。
我:什么板什么钉?大不了不看,干嘛还要钉在耻辱柱上说雷,写文的又没要你一个钱。
某人:没收钱就能胡写?
说实话,我当时被问懵了。
她太理直气壮、气吞山河、腰杆杠硬了,我有点傻眼。
我被这句话的逻辑噎住了,觉得,没收钱也不能胡写,这好像……也没毛病???
我忘了我是怎么回复的,也许没有回复。
后来想想,重点不在收不收钱,重点在,“胡写”。
是不是不符合你的理解和认识的,都是胡写?

也许这个问题在同人圈分外突出,因为同人和原作的关系微妙,所以圈管们层出不穷、指手划脚、气势汹汹,搞得写手们瑟瑟发抖,恨不能在文前就自己标注求生三连【OOC】【雷】【慎入】,但是有时候标注都拦不住下基层突击检查的圈管们。
圈管:手是管不住的,嘴也是不能闭上的,只要在圈里,嘴就是不能闭上的。搅动风云、纵横捭阖、拉帮结派,圈管们以一己之力,把圈quan搅合成圈juan,然后高喊,饿啊!没粮啊!我圈糊了!🤷‍♂️
所以写了好几篇文的是“胡写”,写手黯然远走;只会喊打喊杀、板上钉钉的,因为“同仇敌忾”团结了几个人,倒混的风生水起。

同人和原作的关系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我想,原作是种子,同人是结出的果实,是一而二、是二而一。说实话,我倒更欣赏那些离原作远些的同人,因为这种同人,支持它的是作者本人的认识和质素,作者用自己的阅历感受作为枝干,从种子中汲取营养、孕育果实,无论是画还是文,你能看出作者自己。隔着自己去写一个毫不相干的故事,即使再符合原剧设置,也是隔靴搔痒,因为血脉不通。
再何况,一味追求完全复合原著设置、人物性格,这在技术层面是不可能的。我总爱说的一句话就是,原著他俩就根本不可能谈恋爱,在文里这两个角色成为了恋爱关系,这就已经是OOC了,还说什么其他?诠释学和顺义引申了解一下,不要强人所难。
反复说,反复拉扯不放,过段时间就要提起一次。冷嘲热讽也好、掏心掏肺也罢,我对圈管和怪现象十分看不上眼,坚持发声、时时警醒。
明明是点叉就能愉悦结束的事,何必要上纲上线、管东管西?是闲的蛋疼还是出于某种恶意?

最后,时隔多年,好好回答一下同人是不是“没收钱就能胡写?”的问题:
能。
因为“能不能”是个能力问题,不是个价值判断问题,网上的奇葩言论多了,你能让它们全部消失吗?不能。你觉得是“胡写”的写手,你能让他不写吗?不能。
再从价值判断上说:
第一,如果这个“胡写”是恶意侮辱角色,当然可以表示不满。这个“恶意”也许听起来飘渺,但实际上看文的人都会有感觉,很少有人会写好几篇长文去恶意侮辱一个角色。就像天天做木工活板上钉钉的人,大多也没什么产出。
第二,如果这个“胡写”只是和尊驾的理解不同,和你“想象”的不一样,那答案还是,能。且尊驾只有揉揉眼睛点右上的权力。尊驾想看什么样的,一可以付钱找人写,二可以抱喜欢的太太大腿,三可以自己写。但是你管不着写手怎么写,不服憋着。
第三,那是不是和作者有认识分歧就不能说?不是。但是请尊重彼此,善意交流探讨,和第一条一样,你如果态度诚恳,对方也能知道并理解。

最后的最后,用抄检大观园里探春的两句话结尾:
“你是什么东西?也来拉扯我的衣服?”
“圈管们可知,同人Cp圈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可是古人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呢!”

若不想大观园群芳流散,还是别做变了鱼眼珠的老嬷嬷,没得叫人讨厌。


RAKSASA❤悲苦人间:



我想说的是作者没有逼你看,作者无论产什么,都始终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发表的,没有at你,没有到你的地盘上去发,没有冒犯到任何人,甚至我觉得比如我画这个CP或那个CP都是作者的自由,并没有非要打上TAG的必要,作为读者就是要先了解作者的属性,保持礼貌的回应(这个是做人的基本道理),可能有你不爱看的,如果不侵犯到你现实当中的利益,没有影响和涉及到现实中一些道德问题,是不该干扰作者的创作自由的,谈到掐CP的问题,我觉得人心没有那么狭隘吧?不至于看见一个不爱吃的西皮就心生怨恨吧?不就是点右上角一个X就能解决的吗?因此就去咒骂作者的这类人,真的超low,我想说无论你多喜欢一个二次元的人物,你的爱始终是建立在一个虚拟的人物上的感情寄托,是不能够强加在现实里的任何人头上的,就好像如果把你对容嬷嬷的恶毒产生的恨意发泄在现实的演员身上是很幼稚的行为,我经常会看见一些言情电视剧的弹幕,对故事里设定的“爱搞事的女二”一片骂声,对塑造的人格不满这个很正常,但是也不泛看到“这女长得的真丑,怪不得这么坏”这样的弹幕,演员招谁惹谁了,演个戏要糟人身攻击,举这个例子我就是想说:就是有这样一部分的观众和读者,分不清戏里戏外,只在乎自己的感受,强行要求作者与和自己观点不同的读者照顾自己的满足感,那你自己搞创作好了,自吃自产,完全不违和,多tm爽啊,人和人的脑洞本来就不一样,作者非你妈,没有义务照顾你,你也不是作者的老板,没给作者钱,好咩,请不要摆出一副唯我独尊的气势来,还有说起同人志,某些我买了你的本子你就得给我个合理满意的情节的读者,我希望让这类读者明白:我们只是等价交换,你出的钱不过是我提供的价值中的一小一部分,不是全部,而且作者创作时基于自愿,你出的钱也是基于自愿,并且在提供这类商品的同时,所有商品介绍都明明白白,在没有欺诈的情况下,你付出的钱就类似于合同一样的存在,是你自己认可的了。


说了那么多,我要注明一下,这些话真的,只是对某一撮,非常没有礼貌的,自私的,那么几个读者说的话。


AOzero:



分享些我目前为止都很相信的吃粮产粮……不知道啥(x
大部分是我自己总结的(x


1)点开了自己不喜欢吃的,默默右上角关掉。如果不好受了,去找些好吃的缓解一下。不要直接朝作者抱怨。实在想吐槽,私下找亲友,不要开群,发说说,发带tag的lof博文,等等。


2)看到写得再ooc,再傻再小白,再受不了的文,也……不要骂人。只要作者不是为了黑cp而写,那作者都是因为爱才写的。这是一种分享爱的行为,出发点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实在看不下去,要么关掉,要么实在想管,那就多做做科普,不要骂人。
谁都有黑历史的时期,谁都有写什么都很水的时期,没有人生下来就要成为大大。批斗不但没什么意义,反而还否定了别人的努力,以及过去的自己。


3)既然是白吃,既然冷得没粮吃,就不要嫌这嫌那了,吃吧……
如果实在受不了,那就自己动手产呀。


4)既然不萌哪对cp,就不要每天去关注人家的动态,不要管他们那边的恶意言论有多能跳……有时间和对方互掐,不如回来自己萌的cp这边,产粮,科普,推广。就是要过得舒服,让对方嫉妒(这人x


5)不要当圈管……不要规定别人可以写什么不能写什么,不要因为这个粮食不符合你的三观你的口味就说它辣眼睛……
这世界非常大,我已经什么play都看过了,内心简直毫无波动(住嘴


6)对什么事件发表个人看法不要带tag,不要带tag。tag严格来说不是稍微带点边就可以打的类型,我觉得个人看法更像是心情日志,是带着个人色彩和特性的,发布到tag那种公共平台就不太好了。
我以前好像也干过这事……就那个spideypool到底是哪个spidey哪个pool的事(x)现在反省,以及向大家道个歉wwww


最后一条,7)关注几个高产高质量的太太,然后不搜tag,最多一周搜一次看看有没有新太太。一切就都解决了,拍手。


如果再想到啥,就再写写(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德国文学:我的灵魂在恶魔手中,可是我爱你。
英国文学:我的光荣几乎丧失了,可是我爱你。
日本文学:我的生命完全无意义,可是我爱你。
法国文学:我存在,光是这点就令人恶心。(说不出后半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tag还会越来越少啊!!!!!???

【永远的7日之都】同人三十题

@魂影 太太的题目嘿嘿嘿...抱了来填了点

永七问卷…预警嘛,夹带大量cp私心的杂货,很多邪教
3是微希雷的奇怪东西
达赛是17题
另外就是一些自己对各位神器使的妄想【土下座】ooc极度严重 还有就是tag打了太多抱歉∑∑

01入坑的契机

搞完考试之后放空自我,刷空间发现七日之都开服了,听说剧情很棒。

02对最开始见到的人物的印象

安: 似乎没有什么特点,不过巨乳我喜!!!【突然兴奋的患者.jpg】
安托涅瓦:好漂亮!衣服是怎么穿的啊
晏华: 好凶?每天两欧泊包养我
雷切尔:你是神器使吗∑?想要拥有!
希罗: 虽然看起来不是好人但是总觉得其中会有隐情
03挑其中一位写一写/画一画相关的cp/乙女向片段
雷切尔:

“嘿,说不定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你怎么不去帮帮中央庭那些家伙的忙?”看不到脸的研究者不慌不忙地收捡着地上散落的文件资料,还腾出点精神向赶到此处的少年指挥使打招呼。
“反正我也干不了什么,还不如到处逛逛。”
“到处逛逛就到了忙的哭天抢地的古研所?得说指挥使都不是一般人吗?”雷切尔指指指挥使脚边的纸盒,“把那个给我一下。”
少年愣怔着拾起盒子,却由于心不在焉失手掉在地上,纸盒中的物件散落一地,不像是严肃的研究资料,反倒是私人信件似的纸片,中间夹一张泛黄发皱的照片,也许是多年前中央庭工作人员的合照,那时候的雷切尔的双眼尚未被冰冷的电子屏幕覆盖,一如往常笑的轻松。
不对...照片被人折起一个角,指挥使小心翼翼展开,那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之一,白发的指挥使靠在雷切尔肩上,脸上的表情看不分明。
少年带着偷窥一桩陈年往事的愧疚,手忙脚乱地收拾起盒子。

说是乙女向完全写不出来啊...NPC在两人线没有剧情真是遗憾,非常想看希罗雷切尔的互动了,都是四月君一口大粮把我扔进希雷坑【巨大声逼逼】

04推图过剧情的时候格外中意的一位神器使与中意的原因

赛斯!!!!第一次推图就看上他了,中意的原因嘛...因为是很不正经的人,总觉得认真起来会很帅气!加上是神官,好感upup, 以及,最开始不知道灵魂碎片怎么用所以全给赛斯升星了……

05这位角色相关的文/画

噢天哪...真的不知道怎么写了,越喜欢的角色越写不出来,一般写完就打死也不看的,呃...大概全在  @匿名侠  这里了【自戳双目】这个人物好难写,每次写都诚惶诚恐觉得自己配不上书写这么一个人...草哦,这是天使啊

06记忆殿堂卡关最痛苦的是哪一个,为这个神器使写一个片段

卡关最痛苦...薇拉八,为了这关赛哈姆从s3拉到了神器二十九【捶地】

“薇拉……”再一次因为噩梦睡眠不足的指挥使畏畏缩缩地唤自己神器使的名字,也许是因为重复的噩梦,眼前北国女子姣好的面容不断与迷之怪物的身影重叠。
“队长?怎么了。”一如既往,薇拉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能从她语句的尾音中看出她的惊讶。
“没什么,最近有人送来这个……对不起!打扰到您的话请原谅!”指挥使颤抖着递来一件冬衣,随即脚底抹油溜走。
靠着门板喘气的指挥使擦着头上冷汗,最近的睡眠状况实在堪忧,刚刚又错眼看到叫不出名字的怪物。
哎呀……希望薇拉不要在意把她新衣服染成荧光绿的事情。

07对拼出来/抽到的第一位S阶神器使做一段描写

呵呵。抽不到。85级41神器使了解一下【抹泪】

不过第一个s的话是安托涅瓦了。

指挥使常常做梦,梦中的画面破碎而无意义,联系到他空白一片的回忆,这可能是他残存于脑中的过去,其中大多是自己与神器使同各种怪物殊死搏斗,又或者被看不清面容的少女警告。总之,花季少年指挥使少有完整的睡梦。
不过今天的梦境格外温柔平和,仍然只是碎片般的画面,但整个世界被笼罩了暖色的光晕,他看到一个普普通通的美丽少女,深色发丝在阳光中呈现琥珀的质感,她的眼睛也被映射出蜜糖色的光彩,皮肤柔软,面色红润,和同伴手挽着手去往新开的百货商场。梦中的少年心念一动,随着人流跟了上去。那女孩子一身洗得发白的高中制服,浑身上下没有过多的花哨装饰,可她还是让指挥使看的发了呆,许久才觉出隐约的熟悉。是谁呢,指挥使托着腮看前桌吸溜着加冰橙汁的女孩。是谁如她一样闪闪发光,又带着无法忽视掉的鲜活色彩呢。

08对拼出来/抽出来/肝出来的第一位A阶神器使做一段描写

是赛哈姆,初始A了。
指挥使是拥有支配所有神器使权利的大人物,这一点少年从上任第一天就明白了。可他也从没想过要使用动用指挥使的职权来给自己的神器使挑衣服。虚虚握着佣兵少女的手腕,指挥使咽了咽口水,赛哈姆的打扮一向大胆,可惜太具攻击性,论谁也不敢造次。
“要去那边看看吗?”指挥使小心翼翼地提出建议,说到底今天的活动纯粹是他的自我主张,不仅耽误了神器使的工作还有玩忽职守的嫌疑。更别提赛哈姆看垃圾一般的眼神,实在是令人心生挫败。
“如果你愿意。”
她的作风还是这么不留情面……指挥使暗暗想道。偷偷瞥一眼身旁的少女神器使,死之贞女苍白的脸庞不知何时染上了一层薄汗。
天气有这么热吗?想了想,伸手拢了拢赛哈姆脑后堆着的发尾,拿出从安那里要来的橡皮筋帮忙扎起来。
“哈哈……这样就好多了嘛。”指挥使尴尬地挠了挠头,说实话,他的手法惨不忍睹,多了个小辫子的佣兵看起来也只变得怪模怪样。冷着一张脸的少女没搭理他,转过头去催促。
“可以快一点了,”赛哈姆顿了顿,“歌尔还在家里等着。”

所以说完全没有描述啊!粉丝滤镜太严重了……想和赛哈姆谈恋爱……更想看她和瞬谈恋爱呜呜呜……梗就是神器使日记里头想带赛哈姆去买可爱的衣服结果被用“看垃圾的眼神”看待了【本抖M表示兴奋buni】

09第一位开神器的神器使,安利一波这位神器使

第一个开神器的当然是赛斯了,怎么说呢……完全无法想象没有养赛斯的话该怎么打殿堂hhh

10对安的前期和后期印象(永恒的终焉之前与之后)

前期...想埋胸+和安托涅瓦这是修罗场吗【挠头】
后期:好姑娘啊……可惜是完完全全的悲剧人物,安托涅瓦虽说也无法得到完美的结局,也还有那么一段美好的少女时代,可是安只是被作为全然的工具制造,连自己的情绪,思想,所喜爱的一切是否在背后有着更多的阴谋都不得而知……那段成人礼的剧情很温馨也很难过,印象的话……“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11对安托涅瓦的前期和后期印象(深蓝之星之前与之后)

前期:很漂亮,总感觉在策划什么阴谋【不对】
后期:这…………怎么样才能接近这样一个人呢?

12一开始没有兴趣,后来喜欢上的神器使

赛哈姆!似乎每个指挥使都会爱上自己的初始A hhh

13第一眼特别感兴趣的神器使

羽弥!非常喜欢技能特效!

14攻略前后印象反差最大的神器使,为前后反差各写一个片段

赛斯吧。怎么写……从想日他变成了想看他被别人这样那样吗?【非常不对】

之前:
“赛斯,你过来。”日常被工作压榨的男子高中生朝神官招了招手。
“怎么?又遇到不会回复的信徒来信吗,我给你讲啊……”
“请和我结婚吧!”指挥使的眼神格外真挚严肃。
……
“给你说了和爱缪莎玩牌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赛斯以一副过来人样子摸了摸少年的头,“选了大冒险啊。”
“嘿嘿……还好抽到的是你,要是抽到奥露西娅我就没可能完整站在这了。”
“那是当然,我小叮当经验丰富,一看就知道你这小家伙是走投无路了,别说是奥露西娅,就算你抽到了华仔也有的好受……”
之后:
“小孩子不能喝酒,”神官从背后冒出来,顺手抽走了指挥使手里的酒杯。
“说吧,又是遇到了什么,万能的小叮当随时准备开导迷途少年。”
“赛哈姆死了。”
“嗯。”
“因为活骸化。”
“嗯。”
“安说所有神器使最后都会变成那样。”
“嗯……?”赛斯不轻不重地往指挥使后脑勺上来了个爆栗,“就这样你就难过到借酒消愁啦?”
“不是酒……”
“好吧,矿泉水浇愁。”说着,赛斯给指挥使倒了杯果汁,“赛哈姆是个优秀的神器使,我想她对此也早有准备。”
“那你呢?”指挥使红着眼眶,模样看着像生了病的小动物,十分不讨喜,“你也会这样吗?”
“我可是万能的小叮当啊,”
“……”少年没了话,他想起赛斯神官服背后印着的天国之钥,他亲眼见证过这个神官的死亡,却又在八秒后为他的重生欢欣鼓舞,在生与死之间自如来回,在这样的人看来,所谓生死到底是什么呢。
指挥使没死过,他不得而知。
“赛哈姆还有只猫,和你一起带回来的,要去看看它吗?”
“嗯。”

15第一次和希罗离开中央庭的时候带走了哪些神器使,写/画此时场景

赛斯,赛哈姆,达尔维拉,晏华,安托涅瓦

赛斯:

“希罗今天让我找些神器使一起加入他那边。”在区域解放战斗中的短暂休憩里,指挥使如释重负般地向队里唯一的治疗提起这件事。
“所以?”
“我想……我想问问你愿不愿意跟着一起来。”
“哎呀……这还真是麻烦的提议,你是怎么想的呢?”
“赛哈姆昨天变成活骸了……中央庭的规定是消灭所有的活骸,但是希罗尝试创造能让神器使也能好好活下去的环境,我的想法是——值得一试。”
“真是个好人啊指挥使。”赛斯的话里带了笑,听得少年一阵脸红。
“不,我是说,既然选择安托涅瓦是死路一条,说不定选择希罗会有机会。”
神官眨了眨他神色轻浮的蓝色眼睛,“我还有选择吗?”
“当然……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也没有办法,”少年摊开手心,“我打不过你。”
“别说这些话,我是同时为教会和中央庭供职的,我自然得代表教会选择值得信任的一方。”
“那……”
“我别无选择,”赛斯微笑道,“毕竟我们的指挥使是这么——一个好人。”

赛哈姆:

养一只猫是极重大的责任,连养活自己都没做好的指挥使一时觉得多了的这些杂事令人头痛,可看着白毛小猫圆溜溜的栗色眼睛,少年还是咽下了肚里的闹骚。偶尔会想起小猫前主人的种种,不禁好奇起那位佣兵少女照料猫咪的日常。赛哈姆的手并不柔软,带有战场风沙的粗粝痕迹,握住小猫脚掌的时候大约并不舒服,而她似乎也不擅长照料,曾经还放言用土豆换掉这只没心没肺的白猫……
心中一动,指挥使放下手中的稿纸,抱起趴在地上的小猫,不愧是两位佣兵的宠物,冷静自持,视野从光秃秃的地板切换到指挥使年轻的大脸也丝毫没有慌张。
“歌尔?”指挥使叫那猫。
“……”白色的四足兽无辜地看着中央庭的救世主。
“……”指挥使觉察出对着猫咪问话的尴尬,放下了那猫。
他又一次想起那个佣兵,在他所不明了的岁月中将自己磨砺成一把刀,坚硬,锋利,刀锋落下之际便毫无转圜的余地。难怪死亡的羽翼会选择她,只有她可以去掉一切感情干扰,不留情面地将死亡带往世间。
可是她的体温是真的,观看歌尔同小猫打架时候眼中流露出的笑意也是真的。指挥使的笔尖停在了纸面上,他正在估计投往希罗阵营时会跟随的神器使。
——如果是你,会同意吗。
少年的余光扫过台灯上挂着的子弹形巧克力,他对甜食没有兴趣,在白色情人节收到佣兵的回礼之后只将其作为纪念品小心收藏起来,连带那张写有字句的小纸片
——“我想做保护你的那颗子弹。”
指挥使笑了,这便是她的回答。
稿纸上多了一人的名字。

达尔维拉……他本来就是希罗那边的
晏华和安托涅瓦……我无法想象这种情况【挠头】

16为一位黑门怪物进行一次创作
黑魂

遇上全都是黑魂的沦陷区,指挥使总爱带着达尔维拉,不用看到血肉横飞的残忍画面,一切都在视线模糊中结束。

你不是会隐身吗!!!来啊!!!面对我!!!!【我恨万神殿黑魂加巨阙. jpg】

17以最喜欢的一个区域为背景进行一次创作

高校学园礼堂!!!!采光特别好特别适合结婚!!!!【突然兴奋

没人知道赛斯在等待重生的一段时间内有几率保持死去时候的模样,可巧这回被达尔维拉碰上,被指挥使派来解放沦陷区的两人好容易清理完了成群的尘鱼,赛斯抬手先给被刀骸啃得七零八落的达尔维拉疗了伤,没留神被身后的黑魂咬了一口,还没来得及呼痛就倒了下去,还好神官留有一手祈祷的底牌,达尔维拉也不慌,让阿萨兹勒收拾了那只黑魂,自己坐在旁边等待。看不到那讽刺似的天国之钥,达尔维拉的心情格外好。
高校学园同别墅区挨得近,每年校友捐赠也是拿的盆满钵满,就算已然变成了沦陷区,学校礼堂仍然可以看出百年名校的格局气派,由于黑门影响凝滞的下午三点阳光毫不吝啬地从窗户中倾泻于结实的橡木地板,在半死不活神器使的脸上投下深深浅浅的温柔阴影。面具没能截断达尔维拉的视线,随风摇动的碎发挠的他本该死去的心脏一阵痒痒。
八秒。他默念这个词汇。
在这数秒内,平日里活蹦乱跳又对同伴动手动脚的麻烦神官也只得借着死亡的名义安分一会,而在这时候谁都可以对他遗留于世的肉体为所欲为。
面具下的脸看不清表情,达尔维拉伸手了了他许久以来的愿望。
——揪住神官头顶的那一撮乱毛,使劲揉了揉。
指尖传来的温暖触感让他想起指挥使的那只猫咪。

18至今为止经历过感觉最难受的结局

两个人的旅途……以及抛弃的人
两个人的旅途是觉得某种很美好的东西再也回不来了,抛弃的人是觉得……我真是个人渣……
还有折翼结局…羽弥明明想保护所有人啊…可是折翼结局的指挥使很好看!

19至今为止经历过凉的最彻底的周目

本来准备走安托线攻略白发现没巡查准备走安线结果没救老师安跑了最后透心凉的一个灭世周目。
20最喜欢的神器使,并安利一波

赛斯!怎么安利?不需要安利了,他世界第一可爱!!!

21最喜欢的CP,并安利一波

达赛...这要安利的话……
达尔维拉是个对神失望从而堕落转而寻求恶魔帮助的家伙,很奇怪的,赛斯虽然是个神官,也有“神太孤高了”的想法。
所以——
达尔维拉:神是个什么东西,还是恶魔好
赛斯:神是个什么东西,还是我自己来好。
完完全全相反又在奇怪的地方相似的两个人。而且要说起来的话,一个是正直劳模恶魔,一个是不良摸鱼神官,这个cp的安利真的不来一点吗!!!???

22濒死/战损
饶了我吧

23一段轻松的日常

指挥使面带菜色地从白夜馆出来,拉着白去看歌尔顺便和赛哈姆一起出去吃一家有名的清蒸刀骸饭馆,路上碰到了安跃跃欲试地做出了美味的红烧黑魂!
24一位正太/萝莉长大后的样子
这个抱歉想象不出来诶……小孩子的可能性太多了
25一位成男/成女小时候发生的事
饶了我吧

26又爱又恨的角色
达尔维拉........这个人本身就很纠结了,自己都不喜欢自己的话又怎么会被人喜欢呢……

27最擅长创作的单人/cp

啊???擅长这种事情是不存在的,不过一直写的只有赛斯相关吧,而且磕达赛磕得真爽。

28普通世界的他/她/他们
【挠头】想到了好多,现在就不写了嘿嘿嘿

29以一次活动的剧情作为背景进行创作
????????饶了我吧,我的想象力已经枯竭了
30对永七的策划和美工分别说句话吧
说不出,破游真好玩

晴泽:

热烈庆祝本群晏赛晏合志终于咕出一宣!
可喜可贺!大吉大利!
如果阅读中不幸引发了任何暴力倾向请不要殴打我,一切都是 @大黄 的锅!内容是他写的!沙雕表情是他涂的!打系他打系他∠( ᐛ 」∠)_


中央庭农业互助合作社目前确认参本社员:

 @如何向死兔子讲解绘画 

 @Cha 

 @浊骨泥胎 

 @HCL 

 @司涧,字临渊 

 @Splatoon2同捆版啥时候有货啊_(:3」∠)_ 

 @李嘲风_ 

 @墨阙如安 

 @冰梦·风评被害·蝶樱子 

 @念荼 

 @宁木debak 

 @片纸桑 

 @Serendipity 

 @王白花 

 @劫灰飞尽闻一笑 

 @零度 

 @一二 

——————————还有更多知名不具咕咕咕

靠,一看时间又两点了????真是的,征服这篇月L同人真的有毒,已经不是对cp意味上的探讨了,大约是对于人类无法互相理解这一永恒矛盾的解读吧,其中关于命运的悲凉感渲染的非常好... ...不惜歌者苦,但言知音稀。能够找得到与自己相似...不能这么说...能理解自己的人是何其有幸。非常喜欢这一篇的结尾,“我在你正义的尽头等你。”于生死浮沉间抓住的最后一缕真实。怎么说呢,大概是没有遗憾了。
磕到这么好吃的粮我也没有啥遗憾了【嗝——】,最近看了太多不知所云的东西脑子都有点混乱了,还是要找些逻辑严密的文章看一下,把咕咕咕的毛病改掉【不】,首先是学会早睡...其次就是把这个糟糕的胃处理一下,凌晨两三点还肚子痛到鸡飞狗跳真的不好玩。说到不惜歌者苦才想起欠着基友的枫茶文【挠头】,底稿都快找不到了,也亏得她还在写被我骗来的达赛...【你这个人】

赛斯真的好好看喔,这么好看的人没有点想法真的辜负了幻肢。达赛仍然磕爆,也许是邪教的原因吧,可以延伸出无数的可能性,对立又相似的人,嘻嘻嘻嘻。希雷也很有意思啊!!!!四月君的前搭档设定真的是天才产物。中央庭非神器使科学dalao组,肯定是有接触的嘛。
再不睡觉就得和太阳肩并肩了,这该死的肚子,痛死我也。

呜呜呜呜嘤嘤嘤赛斯怎么这么好看,好看程度又一次刷新了印象

哎,那个匿名真的不是我啊,每次满屏匿名的时候我明明跑的比谁都快

冰梦·我想要怒放的高速公路·蝶樱子:

ntr启动可还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我要澄清我好甜的!!!我是可爱的小甜心!!!

片纸桑:

不要把我吃ntr的黑历史暴露出来啊??!!【朋友们来尝一口吧【冷静

Dillydally仔:

可爱过头XDDDD

布都御魂:

偶尔也想快乐一下。


图上从上到下从左到右:

第一排:金矿@沉默是金mine  A神@千面之神的信徒  徵羽@徵羽Lu  

第二排:宁木@宁木debak  chaz@Dillydally仔  四月(我)@布都御魂 

第三排:楠书@冰梦·挖坑不填·蝶樱子  呱呱@片纸桑  墨爹@墨阙如安  

HistoricalPics:

请努力做个有趣的人
- 俄罗斯装置艺术家Ivan Seryj所设计的小品。(现已被盗)

老相册:

海星和鱼儿

1934年,Madame Yevond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